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国内 >> 国内新闻 >> 内容

papi酱,好惨

时间:2020-5-27 14:06:08

  核心提示:papi酱突然发现,在网络上,自己甚至没有让孩子随父姓的自由……做女强人累,做弱女人被欺负,做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人,同样很难。相比于美貌和才华,她表示自己更想做一个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的女子。然而人在江湖,走过的每一步都被赋予某种评价、被定义、被期望,久而久之,成为一种“人设”。如果有朝一日这...

    2020年母亲节这天的papi酱,一定不会想到一条与孩子合照的微博,会将自己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,成为众矢之的。

papi酱一直被视作‘独立女性’的代表,因为孩子随父姓被网友群嘲,有一部分网友说他不注重‘冠姓权’,甚至将‘婚驴’、‘胎器’一类的极端词汇全盘托出。

一场声势浩大的;独立女性之争拉开帷幕。

不免让人想起三年前,papi酱接受姜思达采访时,在对谈中,当被问到这些年受到的质疑与误解,是否会后悔自己的某些决定时,papi酱面容有些疲惫,他回应道;“既然你有被人追捧的时候,那么就势必会有被人唱衰的时候,我没办法做出一道人人赞不绝口的菜。这两年没有怎么后悔过,无论我做什么选择,都会走到这一步。”

从2015年末出名到现在,他经历了一个人成长路上可能遇到的所有惶然与争议。其实在旁人看来已经红透半边天的papi酱,依然没能变成她想成为的人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

有人说papi酱像极了苏菲玛索的脸,却有着郭德纲的灵魂,其实在papi酱还是姜逸磊的时候,她还是个安静的南方姑娘。中戏好友回忆祺第一次见papi酱的场景;

我认识的papi酱在生活是一个内敛,甚至有点害羞的人,和视频里爱说爱闹的样子相差甚远,把机灵劲儿都藏在眼睛里。

1987年2月17日,papi酱出生于上海一个普通家庭。她被做编辑的爸爸寄予厚望,取了姜逸磊这个男性十足的名字。papi酱从小就多才多艺,从吹萨克斯到说相声,都很有天赋。读小学的时候,如果自习时间老师不想讲课,就会让她上台表演单口相声。“姜逸磊,来,上台说个相声吧!”她本人也不怯场,一段原创的单口相声张口就来,都得老师和同学狂笑不已。

papi酱中学就读于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。这所学校曾培养了不少奇女子,有宋氏三姐妹、张爱玲、沈殿霞等。2005年,papi酱凭借校内女子吹奏乐团萨克斯的特长,高考加了20分,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本科。只是考艺术学院这件事,他是悄悄进行的。papi酱的父母并不支持女儿考中戏,尤其是母亲担心女儿相貌平平,毫无背景,这条路怕是会走得很难。一片反对声中,支持她的只有她的数学老师。高考那年,数学老师出钱帮papi酱报了名。一直到考完中戏艺考三试很久后的一天,她才告诉家人这件事。父母很生气,也是在那天,papi酱收到了中央戏剧学院的录取通知书。手里拿着这张粉色的纸,她激动的哭了,父亲笑了。面对依旧反对的母亲,papi酱索性也没理,转身就去上学了。

在中戏读书的那几年,她是系里的文化骨干,对未来充满了期待。可是生活的现实,只会让你清醒。2009年,papi酱大学毕业,没有工作没有收入,整天浑浑噩噩。导演专业的她,也尝试做演员。只是在这个以颜值身材占主导地位的圈子里,她没有半点优势。原本乐观的papi酱,在此之前积攒的自信心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后来的她尝试了很多工作,拍戏,电视台编导,导演助理,老师......和朋友一起创业也以失败告终。那漫长的四年,papi酱觉得自己糟透了。

朋友介绍他去一家公关公司上班,工作内容却和自己想象中的差异很大。去的第一天,她被分配到的工作任务,是查出全球十大石油公司的中英文介绍。查完以后,papi酱果断提出了辞职。“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,但我知道我不喜欢什么。”在人生低谷时,papi酱选择了继续读研。尽管考研的原因是找不到工作,但是研究生三年却让她慢慢沉下心来。想构思、写论文、排练.....曾经看不见希望的日子开始变得有条理,逐渐明朗起来。2013,papi酱成功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的研究生,还做好了考博的准备。这年,她26岁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

在中戏读研的papi酱,不会想到一条短视频会给自己日后的人生,掀起巨浪。2015年8月,她在微博上传了原创短视频“超强的男性生存法则”。这一段深谙女生心理的搞笑视频,配上她生动形象的表演,迅速赢得年轻人的欢迎,在网络上收割了一大波流量。在2015年的中国网红排行榜上,papi酱位居第二,仅次于王思聪。其实在这之前,papi酱就与大学同学霍妮始以“TCgirls爱吐槽”的微博账号发布短视频作品,但效果一般。之后单飞的papi酱对个人风格进行了修改,分饰多角。用变声器夹杂着上海话和英语,在微博上有2300万的点击量。papi酱的出现打破了大众对网红的认知,这位自称“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”女子,在千变一律网红脸的衬托下,其长相愈发的清新脱俗。被网友戏称为“低配版苏菲玛索”。

她的衣着通常不怎么修饰,身后是随意的家居场景,让大家觉得很接地气,没有高高在上的距离感。在他创作的视频中,将某一群体共有的焦虑转化为幽默诙谐的吐槽。她将短视频制作带到了一定的高度:言之有物,不乏幽默,兼具节奏感。投资人徐小平曾这样评价papi酱的作品:“她的东西,不仅有娱乐性,其实是有思想性,有批判性的。”没有浓妆艳抹,没有哗众取宠,papi酱以轻松幽默的方式给大家带来了新鲜感,在只有七秒记忆的互联网浪潮里长盛不衰。papi酱只用了半年时间,凭借四十多个短视频就爆红网络。到2016年底,她的实际收入已经超过了5000W,估值3个亿,被称为“宇宙第一网红”。

 

那是她人生的最高光时刻。

 

走红后的Papi酱资源也仿佛开了挂,不仅上过《奇葩说》、《快乐大本营》、《吐槽大会》等网综,还参演了陈可辛监制的电影《妖铃铃》。 

其贴片广告2200万的成交价成为了有史以来单条视频广告贴片的价格之最。随后她与合伙人杨铭一起,把第一笔商业变现所得现金,悉数捐给了母校中央戏剧学院作为一名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研究生,papi酱在编导、内容的策划准备、和表演能力上都超越了普通网红的水平,个人风格鲜明,难以模仿。papi酱成为了“2016年的第一网红”,尽管她本人对于这个说法很抗拒,认为很矫情。她有意让自己与“第一网红”这个称呼隔离:“我还是存疑的。因为它对我的生活没有造成任何改变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3

papi酱的人生开局无疑是令人羡慕的。但所有人不知道的是,“一夜爆红”其实是个伪命题。那些看起来“轻而易举”的作品背后,都是她用心努力的成果。对papi酱来说,凌晨三点睡觉是家常便饭。从选题剧本到后期剪辑,全部由她一人独立完成。每个看似轻松的视频要在不同着装下完整地录制五六遍,每遍NG状态和次数都不确定。一套衣服即使只会出现几秒钟,她也要穿着它把所有的稿子都表演一遍,后期剪辑时再将不同的衣服与背景从中剪取一两句合成到一体。

罗振宇曾说:“别看papi酱视频只有两三分钟,没有几十个小时的辛苦工作是不可能做得出来的 。”

 

2018年3月,她一度因为连续创作体力透支,导致需要住院做手术。


所有的成功,背后都是旁人看不见的代价。对于自己的成功,papi酱将一切归于这些年的积累与运气的成分。

 

她说:“有80%的思维来自于中戏的教育,生活观察、编剧、逻辑性、人物塑造、节奏性、剪辑技能等等,都得益于这些年的学习,当然我的运气也比较好。”

  

其实,人类社会的生存法则很简单:越努力,越幸运。

 

papi酱刷新了互联网自媒体时代的很多纪录,但随即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舆论与噪音,很多人认为她的走红是一场“脑残式的狂欢”。

 

她的高中同学时隔十几年给她发来微信,对她现在的事业颇为不齿: “一个堂堂中戏导演专业的研究生,出来之后竟然做了网红。”

 

也有不少人质疑她的家庭很有背景,帮助她取得了今天的成就。

 

对此,papi酱只是回应了一句:“这些谣言把我所有的努力都抹杀了。”以前,papi酱一直排斥“网红”这个词,觉得充满嘲讽的意味。她曾在豆瓣里表达抗拒:“好讨厌别人叫我‘网红’啊!我又没开淘宝店!”

 

现在,也释然了。

 

看起来大大咧咧的papi酱,其实内心是个极度敏感的人。镜头之下,她说自己是一个非常在意安全感的人。

 

“我不像很多人非常坚强勇敢,有时候可能要给自己造一个壳。”

 

每次到一个陌生环境出席活动,她敏感到会在意台下每一个人的眼神。活动结束后,会在社交平台上反复搜索自己的名字,看看大家对自己的看法。

 

但这种会感受到比旁人更为尖锐痛苦的性格,papi酱并不想失去它:

 

“我很敏感,但敏感是我最不愿意改变和失去的特质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4

做喜剧的人,大多都是悲观主义者,papi酱自认也是这样。

 

媒体很难拍到papi酱的疲态,自信的笑容和对行业的热忱和笃定始终是她的主旋律。

 

平日里的papi酱内敛理性,与她在视频中的搞笑形象不太相同。

 

近几年,papi酱会出现在一些节目中,高情商的言论,让更多观众被她的个人魅力所感染。

 

在综艺节目里,谈及自己的人生排序时,她表示自己人生最重要的排序是:自己、伴侣、孩子,父母。

 

他与爱人的婚姻观也让大家津津乐道。每逢过年两个人都是各回各家,结婚多年,双方的亲家也都没有见面。papi酱的爱人老胡,是她的大学同班同学。临近毕业那年,老胡还在对papi酱穷追不舍。

 

他觉得她很可爱,一定要和她在一起才不枉此生。

 

老胡会给papi发信息,问“你知道康熙是怎么死的吗?”老胡还自答:“康熙是得疟疾死的。”

 

老胡的种种黑色幽默,papi酱都懂。喜欢宅着的两个人养了两只猫,大咪和小咪。老胡给它们取了名字,一个叫胡德正,一个叫姜发财。日子过得简单而不失情趣。

 

2014年5月,两人领证结婚。没有求婚仪式,没有举行婚礼,也没有钻戒和蜜月,他们是最默契的伴侣。平时,不管两个人多忙,睡前一定会留出半小时的时间交流今天遇到的事情,再安心入睡。

 

在papi酱人生最为灰暗的那四年,没有工作,在家待业时,老胡也一直默默地支持着她。

 

后来,papi酱做短视频成功了,收入是老公的十倍。突然扭转的经济实力,并没有影响两人的感情。

 

papi酱在被何炅问道:“你现在赚都比他多,他会有压力吗?双方还能毫无介怀保持最初的爱情吗?”

 

她回答:


“可以。世界上没有哪项规定,要求男方收入一定要高于女方,只是大家心里根深蒂固有个‘男人一定要比女人强’的错误思想,这是婚姻的误区,应该改变它。”papi酱对于爱情,对于生活总是有着属于自己的清晰认知。

 

风渐渐来了,饱受着舆论的冲击,可papi酱并不想退回到没有人认识的时候,因为如今的所有都是她一步一步自己走出来的。

 

如果没有成名,papi酱表示自己会继续考博,然后当一个大学老师,原因很简单——有寒暑假。

 

只是,生活没有如果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5

15年前,papi酱从故乡上海来到北京,心里隐约知道自己能干点事,却不知道会是什么。

 

她说:


“虽然今天的我,一定不是当初我来北京想要成为的那种人,可也就是这十几年的每一个选择和决定,让我活成了今天的样子。
 
我只是坚持给自己暗示。不放弃,在最无趣无力的日子,对世界依然保持好奇。”

 

这份理性和清醒,使她在敏感观察生活的同时,愿意与舆论保持一定的疏离感。当papi酱已经站在注意力的巅峰,她也在困惑,自己到底将成为谁。

这个时代,很多东西都在以华丽的方式迅速出现,又遽然消失。物质和金钱的欲望暗涌仍然在大多数人的内心此起彼伏。

 

试问哪一个在点开papi酱短视频的手,不是物欲世界里漂泊着的时代浮萍。

 

papi酱最大的幸运也许不是财富,而是她的才华与爱好,能与这个时代火热的的主题吻合。

 

这个来自南方的女孩与大众用最流行的手段在做接触,并成全了现在的她。

 

相比于美貌和才华,papi酱表示自己更想做一个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的女子。

她说自己是一个很容易受外界影响的人,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这句话自己从小就很喜欢,却一直做不到。

 

33岁的papi酱依旧没能变成她想成为的人。她与理想境界的一线之隔,或许终其一生也无法打破。

 

三年前接受采访时,papi酱被问道:“如果最后还是达不到你想要的境界怎么办?”

 

她淡淡一笑:“努力吧,虽然我已经30岁了。”

三年之后,她已经是一个33岁的母亲,跟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母亲一样,新的人生角色,总会带来不同以往的人生轨迹,何去何从,只有时间会给出答案。


时间的长河里终将迎来后浪,只愿papi酱、每一个姑娘、每一个妈妈、每一个曾为自己梦想努力的人,能够在湍急的岁月更迭里,遇见幸福的模样。
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【路透社】中文官网(www.lutoushe.org) ©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路透社reuters手机中文网